你干嘛记录过去?

开篇想吐槽,因为我总是想记录东西,保留下来。

不为别的,就是偶尔会做个荒诞怪异的梦,我都觉得这是心里某个想法在潜意识里的映射。

就像居塞比.塔蒂尼,这个巴洛克末期的古典作曲家在梦里听到了恶魔的演奏,醒来后他便作出《魔鬼的颤音》,流传千古。

好吧,说句实话,也许这不重要……

毕竟看着这里的人,大多不知道那个《颤音》是什么鬼。若干年前,我读着卡夫卡的《城堡》,同样不知道那是什么鬼。可是有一点是可以被我理解并认可的,那就是记录下来的东西很重要。

我们不跑题,为什么我想记录东西,然后保留下来?

一个天真烂漫的文艺青年,偶尔遇到猝不及防的怦然心动。都觉得是适合给生活加加料的调味剂。哪怕听歌时脑子会自动加载些文字,我觉得不记录下来都是莫大的罪过,诸如此类。

身边好多人都有这样的习惯,在新的节点到来之际,瞬间有了千呼万唤般的期待,难以决别的不舍。然后就是朋友圈铺天盖地的,八月你好,九月你好,你好我好大家好。

你总觉得有些东西留在了过去那个月份里,可你拿不走,但又不好矫情作态。

大家都很尴尬,只好摊开手耸耸肩,因为时间是不可抗力嘛。然后我们去过好的生活,迎接新的日子,慢慢就忘了从前对你很重要的那种感觉。

日子往往都是新鲜的,即将到来的明天比过去悠远的一年还漫长。

然而有另外一种划分方法,就是祛除不干净的昨天还有死活不到来的明天。这种人是擅于定格时间的,不是说他有多大的能耐,而是说他有多狭小的眼光。

这个说法好玄乎,不过看得懂的人不需要解释,看不懂的人更不需要。因为每个人都是以自己的标尺来看待事物,理解事物的。就像我们刚才所说的——如何看待过去。

而我,其实是喜欢这样的。大可轻松自在,变得百毒不侵,什么话题都油盐不进。我依然给自己最大限度的自由,可以去回忆,不能去悲伤。

正因为我不想太敷衍,所以才想记录东西,保留下来。

有人劝着我,你要去画画,别写文了。我点点头,我有想过,但是没有这样做。客观原因是懒,理想原因是认为自己作画能保留下来的不如代表文字的数据流方便。

有人告诉我,越长大越现实,看到我写的文章会变得矫情伤感。那时候我的反应是很想像电视剧男主角一样,搓搓鼻子,腼腆笑着说,真是不好意思。

事实上,我本能的回复是这不能怪我。初衷并不是这样,我只是想过写自己的东西,随心所欲。

虽然我不潇洒,但是也过得愉快。矫情是我情感的一部分,理解便好。

太多人想将太多的场景植入我们的意识中了,我们的一天已经被不同的场景所分割,时间已经不再是连续的块状,而更像洒落一地的碎玻璃。

以前的我,便不指望碎玻璃里能挖掘到有价值的瑰宝,而自己这几年翻阅的东西有点多,有营养的却比较少。于是我便有了这样的想法,干脆记下来吧。

我对熟悉的人都持有一种善意,对陌生的你会抱有另一种好奇。我不介意自己写的东西影响了多少人,改变多少人,于我而言最重要的意义是能修正自己。

这种记录的习惯源于想赶超别人,我一直认为对自己人生有所保留的人,最终会胜过那些对过往毫无眷恋的人。

后来不这样想了,因为三观端正的人是不会指责别人三观有什么问题的,何况人生价值观这种东西在近几年发生了几次重大的变化。

即使看起来,变化不怎么大,但是总归有需要。

记录过去就是我的本能,你干嘛记录过去?就像弗洛伊德说的,人所有的本能源于,需要和冲动。

我的生活的确需要,我的情感确实冲动。这就是答案

00:00/00:00

 

0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