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身互联网,“自由人”的生存之道

前段时间,微信朋友圈里疯转一个一席的视频演讲,《后会无期》制片人方励回顾了他多年的经历,大意是他以一个“自由人”的身份做了很多项目,从机械、物理,到地理、电影,一些看似毫不相关的事情,他几乎都参与过,而且做的都还不错。这在当下,对很多为了生存,做着和专业不对口,甚至毫无兴趣的工作,却为了房贷“忍辱负重”的职场白领而言是压根不敢想象和奢望的。演讲的主题原本是《感谢你给我机会上场》,却被人直抓痛点改了个标题叫99%的人看了都会离职,你敢看么,这让很多人都不淡定了。

因为很多人,已经麻木了整日重复朝九晚五的工作,却见一个年过六旬的老大叔像孩子般地谈着自己的兴趣和爱好,一瞬间,沉闷地心仿佛再次被激情点燃,不由感叹,这样的一生该多有意义。话虽如此,要实现像方励那样,以兴趣为中心的多重职业人生,并非一件简单事,或者说眼下对很多尚处于职场打拼阶段的年轻人而言眼下是很难实现的。试想,你身为一个职场白领,苦熬了三年,好不容易当上了小主管,这个时候却突然任性地想一个人背包四处旅行,你可能立刻把工作辞掉么?如果有,也会是少数,大部分人想想每个月都不能停的房贷,恐怕只能咬咬牙了。或者说,你之前是做编程的,突然有一天厌倦了程序员的生活,想转型做市场,职业技能积累的断层,纵使你过去是编程老鸟,在新的岗位上也会从新兵起步,待遇的落差会让你深刻领悟转换职业所要付出的代价。所以,纵然心中美梦依在,大部分人只能屈从现实。可以讽刺的说,那些转发上述视频的人想必都是,想离职却不敢的人。

但不可否认的是,近些年依托互联网出现了一大批“自由人”。 以媒体圈为例:知名媒体人罗振宇打着“自由人的自由联合”旗号创办了罗辑思维,其取得的成绩不用多说,之后,王凯、吴晓波、马未都,甚至凤凰名嘴窦文涛都来搞个人脱口秀了,互联网对文化人的解放,大家是有目共睹的。再以游戏圈为例:最近,虎牙、斗鱼等游戏直播平台大受追捧,这让原先一大批爱玩游戏,又善于做视频解说的那部分人火了,平台高价签约,粉丝流量转化,让这些曾经“玩物丧志”解说们,有了诸多收入来源,被曝光的年薪上千万身价,让行外人近乎难以置信。又或者说“9158美女视频主播”,“YY语音主播”等这些依托增值道具实现颇丰盈利的平台和跟人,比比皆是。其他行业,暂不例举,或多或少都有一批“自由人”的影子。

这里指的自由人,主要指的是没有绝对排他性雇佣关系(多重职业),时间高度灵活,还能实现稳定收入,并且会以兴趣为导向的那一类人,当然,土豪除外。过去,像木匠、工匠等这样的手艺人,有自己的一门手艺,依靠口碑也能影响一部分客户群体,也可以背上行囊四处游走靠手艺维持生计,但由于受地域限制,而且个人时间精力有限,很难实现真正意义上的自由。而今,在互联网大环境下,适宜“自由人”的生存土壤就更加肥沃了。首先,微博、微信等社交平台为手艺人提供了自由便利的言论平台,一条原创微博,一篇订阅号文章,一个原创视频,只要内容有价值,就有可能得到最大范围的传播。此前靠一篇诗歌《穿越大半个中国去睡你》的残疾诗人余秀华能走红就是例证。其次,基于互联网的交易行为已经从单次功能买卖转化为持续性服务体验,从以产品为中心转化为以经营用户为中心。手艺人可以将自己的潜在客户群体圈养起来,可以从中挖掘粉丝的价值。凯文凯利的1000粉丝理论,说的就是如此,只要有1000个粉丝愿意每年为你的“手艺”支付一定的费用,手艺人就有最基础的收入保障。而且,对于这1000付费粉丝怎么来,也不必担心,别忘了长尾效应,互联网会提供一个上万甚至数十万的流量库进行转化。再者,互联网可以打破职业门槛,以兴趣为中心,可以有多重职业身份,过去,互联网满足的更多是大家的娱乐休闲需求,但电商普及后,网络上出现了大量的“兼职”机会,多重职业身份成为可能。

说了这么多,到底如何才能“任性”地做个自由人呢?

一、专业主义

很多人认为,所谓工作的价值就是谋得一官半职,充当一定的社会分工角色就是一种价值,这样没错,但并不完全对,因为以角色所需评估一个人的价值,有极强的可替代性。想做好一个自由人,一定要有不可替代的专业手艺,即使没有一定的工作角色分工,也能在大规模业余化的网络分工协作中产出价值。当然,大规模业余化分工协作的价值产出可大可小,能不能成为“自由人”,关键还要看是否有可塑的人格和可量化的价值。以文化人做脱口秀为例,可塑的人格也就是是否具备内容稀缺性和可传播性,在分享成为主流,原创内容稀缺的当下,一个具备独立人格并且有持续价值内容产出的文化人,就是一个价值载体,无非是以何种方式,找怎样的契机量化变现而已。

二、粉丝经济

在网络时代,一个具备“专业主义”价值的人可以借助社交媒体平台集聚大量的粉丝,粉丝量越大潜在的商业价值就越大,能否玩转粉丝经济,如何圈养粉丝,挖掘粉丝的价值,是一个“自由人”独立生存的基础。以lol游戏解说为例,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这些游戏精英所做的努力是没有变现途径的,但有了大量的粉丝积累后,就大为不同了。在资本风投的带动下,视频解说平台竞相抬高主播签约费,为这些“自由人”提供了立生之本,但这并不是全部,一个拥有数十万计粉丝的优秀解说,还可以通过做代言,开淘宝店视频导流等各种方式进行变现。总之,有庞大的粉丝量做基础,就可以探寻各个维度的变现可能。

三、连接一切

很多人混迹职场,大多都有一种傍大腿的想法,特别是现在创业公司多如牛毛的情况下,认准一个方向,一头埋进去,拼个三年五年,等到公司纳斯达克敲钟的一刻,屌丝才终得逆袭日啊,梦想总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但是这在当今创业成功率极低的背景下,没有一个职业会给人以安全感的。其实,很多自由职业者,担心的恰恰如此,担心脱离了工作岗位,会出现职业断层,不仅会失去职场上一路走下去飞黄腾达的可能,即使想再度重归职场也会面临不少障碍。其实不尽然如此,一个自由人只是脱离了公司雇佣关系,并不意味着在工作经验上会缺失什么,反倒可以像一个U盘一样,参与到多个公司系统的项目当中,让自己的各方面潜能得到最大程度发掘。罗振宇所说的自由人的自由联合其实表达的正是如此,未来自由人之间协作关系将发生变化,各取所长的新型社群关系会颠覆现有的公司组织架构。

分享到最后,很多朋友迫切的想知道自己适不适合做自由职业者,其实在现在以价值为标准的社会分配关系下,人人都是自由职业者,即使不是,也要以自由职业者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因为做自由人并不是一件容易事,必须要求我们具有严格的自律能力和时间管理分配能力,把个人当成一家公司去运营,从人事到行政再到业务都需要自己做合理安排,一旦失去了有条理的系统安排,当自由变成了散漫,自由人相比职场白领所拥有的那些优势都无从谈起。

转自:百家

 

0条留言